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part15.这个,你吃吗?
    其实,弓箭手科恩和魔法师薇薇安的故事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 起码,科恩还活着。

     薇薇安死后,悲痛欲绝的科恩找到了那个传授她远古魔法的老师,一刀刺穿了他的胸膛,还拿走所有的魔法书——包括三种远古魔法。

     这三种远古魔法他研究了很久,引经据典,刨根问底,终于让他弄清楚了其中的门道。

     三大远古魔法,伤害、治愈、特殊,每一种都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     其中薇薇安驱动的远古魔法就是伤害类。这是个纯粹为杀戮而存在的魔法,一旦向着某个目标使用,便是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 当然,和薇薇安一样,任何人若要念动任何一种远古魔法的咒语,都要献祭出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 特殊类的远古魔法偏向于功能性,但同样玄妙。据说,驱动这类魔法将会打开一道虚空之门,门后面通向另一个未知的世界。

     只是,完整的人无法经过那扇门,唯独灵魂才能通过。

     最后是治愈类,书上记载这个魔法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,只要找到某个人的替代者,让替代者的灵魂与她的合二为一,加以升华,就能够使某人再生。

     可是,这个世界只有一个薇薇安,如果要找寻替代者,必须去另外的世界。

     就这样,科恩发现了这两套远古魔法的联通性,并他找到传说中的双生魔女艾米莉和艾米丽,希望她们能帮助自己驱动远古魔法。

     世上并非只有薇薇安拥有超凡的魔法天赋,她们两个同样具备。

     按理来说,这种付出生命代价的要求没人会答应,但对象是远古魔法,这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两个魔女答应了这个要求,在这个世界处处受到排挤的她们也想到另一个世界去发展——即使她们剩下的只有灵魂。

     因为同为魔法师的她们清楚,献祭生命不会剥夺灵魂的自由。

     就这样,作为姐姐的艾米丽首先驱动了远古魔法,虚空之门的入口打开。

     后来,科恩发现薇薇安的老师根本没死,于是又把他抓了回来,打算拿他做虚空之门的试验。

     经过试验科恩发现,虚空之门周边有个具有吸力的小区域,它会强行剥离人体的灵魂,使其进入虚空之门。

     于是他费尽心思获得了薇薇安的骨骸,并利用虚空之门成功剥离灵魂。

     只是,由于其灵魂率先被剥离进入虚空之门,导致科恩一行人到达另一个世界后无法找到她。

     不过总算是成功了一半,只要再找到她和代替者,他的目的就达到了。

     所以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物色替代者,从未休息过。

     于是,当听到面前这个女人说“这个故事没有后续”的话时,科恩是愤怒的。

     对他来说,这个故事就不应该结束,薇薇安就不应该死,甚至这根本就不能作为一个故事来评头论足。

     但是,当他知道她只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的时候,他害怕了。

     这个女人知道的太多了,多到可能自己的计划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 科恩本就是个懦弱的家伙,他害怕她从中作梗,让薇薇安永远回不来。

     所以,他那句“请问你有预知能力吗”的疑问是控制他情绪的开关,如果对方回答“没有”,或许他会松口气,若是对方回答“有”,那真就该是他爆发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 然而,那个女人却莫名其妙来了一句反问:“哦,为什么要这么问我?”

     “你只需回答有还是没有。”科恩实在不想在废话了,他的手捏得死紧,仿佛下一秒就要朝某个方向打出去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怎么啦?”那个女人似乎注意到了他的拳头,表情变得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 “真的没有?”得到答案的科恩强调,他总是觉得这女人在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 “没有啦,你这人真奇怪。”她不耐烦地回复。

     这时女厕门口已经出现了一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,秉着“有热闹谁不看呢”的态度围成了一个小圈。

     这让两人都感到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 “嗯,但愿是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虽然科恩还是有些半信半疑,但也不敢多做停留,拖着心态疲惫的身躯离开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市级中心医院,506病房。

     中午,楚灵沫再次来到这儿看望父亲。

     自从楚爸住院之后,楚灵沫就向楚妈承诺每个中午都会过来,这让楚妈听了又激动又无奈。

     不过来看看也好,毕竟这种每天都见到女儿的机会不多,以后还会更少。

 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楚妈见女儿手里提着的一袋红富士,还是忍不住责怪:“唉,你来就来吧,还买什么水果,你叔叔婶婶送的都已经多地吃不完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妈,我错了。”楚灵沫看了看病床旁桌子上堆满的各类水果,觉得自己实在太失策了。

     她本来就是个毫无主见的家伙,要她独自做成一件事,太难了。

 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这些你自己提回去吃,你爸午睡呢,咱就别打扰他了,出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 楚妈怎会不知道自家女儿的呆性子,只是她一开始就没打算责怪而已。

     母女两人来到病房外,刚在跟昨天一样的地方坐下,楚妈便问:“你下午没课吧?”

     “有。”楚灵沫回答,她并不认为有没有课能成为耽误探病的理由。

     然而楚妈并不怎么认为,见她点头便是一顿呵斥:“有你还来?这里到你学校坐车得一个多小时吧,时间这么紧你怎么赶得上?”

     “我跟室友说过了,如果赶不回去就请假。”楚灵沫垂着头嘟囔。

     说实话,下午的思政课是她最不想上的课。这类课老师通常都在长篇大论,就连她这个学霸都听得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 “唉,你这孩子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……”楚妈说着,口袋里的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,忙起身走远去接。

     一时过道里只剩下楚灵沫一个人,她低着头,看着塑料袋里她自己认真洗过的苹果,一份心意没送出去,不免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 虽然她知道母亲并没有嫌弃的意思,但她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子。平时你可能看她呆呆地不太会说话,可一旦涉及真情实感的东西,她的心就会变得细腻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安,不用拐杖真的没问题么?”

     斜对面的503病房突然传出这么一声,下一秒,门打开,出来一男一女,男的搀扶着女的,缓缓朝楚灵沫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 “没事啦,我感觉我很快就能康复啦!”女孩爽朗地笑笑。

     对此一旁的伊年也是毫无办法,从昨天开始,妹妹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,性格开朗了许多,身体也变得更精神了。

     这不,现在还要吵着闹着到医院后院去散步。

     扶着伊安走了几步,伊年发现前面的排椅上坐着个女孩,而且看她的侧脸,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 似乎感觉到伊年在看她,楚灵沫猛然一个抬头,这倒好,四目相对,两者皆惊。

     伊年心想:这不是那个用滴滴打车抢坐他车的妹子吗?

     楚灵沫心想:这不是昨晚苏荷给她看的那位高手吗?

     “哎,你怎么在这儿?”先发话的自然是伊年,他还对上次女孩的不客气耿耿于怀,以至于说话的口气都变得生硬。

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来看我爸爸。”毕竟楚灵沫第一次面对这个在游戏里帮了他很多的男生,不免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停,我想应该有人会问了,为什么是第一次?他们不是早就见过吗?

     是的,的确没错。但以楚灵沫的性格,她是不会平白无故去记得一个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人,再说了,当时坐车她全程没看伊年,就算想记也无能为力啊。

     所以,对于我们的楚同学来说,这仍然是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 “哦,这样。”

     可伊年并不打算跟她多说什么,撇下这番话挽着妹妹就要走,谁知对方这时突然来了一句:

 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 卧槽,她想干啥?

     带着疑问停下,伊年转过头不耐烦地道: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楚灵沫不慌不忙,伸手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洗净的苹果,问道:“这个,你吃吗?”